首  é¡µ 活动背景 关于年会 年会日程 与会嘉宾 招商合作 参会指南 关于我们 图文报道 媒体聚焦 English
图文报道
开幕式暨主论坛
“一带一路”高校智库论坛
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论坛
科技文化与科普教育论坛
创意发明-中国青少年崛起之路论坛
互联网+教育论坛
闭幕式与成果发布
新闻吹风会
参观考察及会场内外
 
图文报道 > 开幕式暨主论坛
天宫二号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演讲

天宫二号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演讲

大家早上好,尊敬的专家,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将谈论一下科学的教育,我今天给大家带来的题目是《科学教育不能只教科学知识》。

我来自于中国科学院高等物理研究所,很显然我是做研究的,但是我也关心教育。我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报告,提纲我先跟大家说一下,我会从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然后讲一下去年的有趣的闹剧,还有社会上现在比较有趣的,或者令人不那么放心的一个现实,就是离开学校越久,好像知识越少。然后讲一下中国科学的社会现实,让大家有一些思考,看看我们的社会出了什么问题。我会以我自己的经历来讲一下,没有科学的科学教育,最后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到底什么是科学,最后我会来到我跟天的题目,科学教育不能只教科学知识。

10月3号,宣布了2017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奖励发现了爱因斯坦100年前预言的引力波,这个是爱因斯坦的领带,我特意今天带来了,这个诺贝尔奖就是奖励发现了爱因斯坦1916年预言的引力波。但是去年,当这个团队宣布发现引力波的时候,中国社会出了一场闹剧。有一个叫做诺贝尔哥的先生,被媒体大肆的炒作,有一个炒作还是我们人民日报的官方的微博上面转发的视频,而且打上了尊重梦想的标签。我给大家看几个精彩的评论,有一个人说,当时在场的嘉宾,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来评论这个人。还有人说,大家记住这个名字,他可能是未来的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人民网说请你尊重别人的梦想,这个报告上面说他首提引力波。我刚才已经讲过了,今年的诺贝尔奖是奖励100年前爱因斯坦预言的引力波,怎么会是他在5年前首提引力波呢,所以这是我们中国社会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我注意到媒体今日头条,也是我们这个会议的赞助者,我在上面也回答了一个问题,其中我回答的问题之后,有很多人评论,比如说我转发了回答之后大家评了,我说难道大部分的读者基本没有读过小学吗,因为他们的评论,让我觉得我进了幼儿园,我觉得非常痛心,这就带来了我今天想要指出的一个问题,读了十几年的书,有一辈子的见识,知识都去哪儿了?我们会遇到很多人,似乎没有什么知识。我们所看到的,经常会有人问我问题,说这个你应该学过,但是等忘记了。报纸上、电视都说了,难道不对吗,就像刚才那个诺贝尔哥的人,报纸、电视台都说了,难道他会是错的吗,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还有单位里面都传疯了,那肯定应该是这样子的。还有说专家都是砖家,不相信真正的专家了,像我这样的人是真正的专家,但是在社会上被认为是砖家。相信的是高手在民间,偏方治大病,在中国非常的普遍这种情况。还有人说,既然政府没有说,谁知道对不对,还有人完全的相反,既然政府这么说,真相肯定是反的,这些情况都有。所以我们就看到了,中国社会上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以前我们中国人老说,我们的老祖宗有智慧,今天我们经常看的一种情况就是,越老越好骗,现在的老人经常受骗,怎么变成了这样的情况。我们的老人很有智慧,怎么现在老人都成了骗子猎取的对象,怎么变成了这样,中国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我想说一下我们中国当前社会的科学现实,这跟我们的科学教育是非常有关系的。谣言比光速传播的还要快,我们在座的尤其是媒体界深有体会,政府越辟谣,谣言传播的更广,比如说地震云,还有各种阴谋论,甚至连主流媒体,还有政府官员都会受骗,特异功能、水变油,永动机,还有防引力波辐射服,还真有人来咨询我,哪个品牌的效果好,还真有这个事情。还有民科,有广泛的基础在中国,得到了民众和主流媒体的普遍的支持,认为民科有科学精神。像我刚才讲的诺贝尔哥的那个事情,认为他有科学精神的人,比如说民间特别喜欢推翻相对论,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发现了全新的理论,让我推荐他,获得了诺贝尔奖,推荐他干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的民众没有逻辑思维辨别能力,当然我不是指的在座,在座的都是精英,但我们的民众确实是这样,因此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在这种情况之下,就会变得没有主动的学习能力,然后就出现了我们看到的现象,离开学校越久,知识越少。离开学校之后,他没有了学习能力,知识就只能变得越来越少,或者不知道学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的一种情况,反而变成了越老越好骗这样的一个局面。很显然,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

问题出在哪儿,怎么会造成了一两代人变成了这种情况,受过科学教育的人很多,其实他们也和我刚才讲的这个情况差不多。我讲一下我自己的一个故事,就是所谓的没有科学的科学教育。我受的教育应该是很不错的,79年考上清华大学,84年到中国科学院做研究生,86年出国去英国留学,应该是很好的一个教育。但是我去了英国之后,我立刻发现一个问题,我和我的同事、朋友们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们老问我说,你说的这件事情里面的科学是什么?我不知道他的问题是什么,因为我在中国受了这么多年的教育,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什么是科学,在我们的教育里面没有这件事情,我们教什么是物理、化学、生物、天文,没有人教过什么是科学,所以科学对于我们是陌生的,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我们科学里面有这样的问题。简单的讲,科学就是刨根究底,我在科学上面的一篇短文,大家就可以了解一下这件事情。比如说我说科学有三个要素,科学的目的是什么,科学的精神是什么,科学的方法是什么。对在座的大部分朋友来讲,大家虽然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没有人系统的给我们总结过这件事情,科学的目的就是发现各种各样的规律,不仅仅是自然、宇宙、人类的规律,所有的这些都是科学。但是我们使用科学做什么,这是技术层面的事情,这是科学和技术的区别,这也是我们在中国比较有趣的一件事情,我们发明了一个名词叫做科技。科技这个名词是中国人发明的,因此我们就把科学和技术不区分了,统称为科技,实际上我们可以利用科学产生技术造福或者是毁灭人类,所以科学是发现规律,技术是应用,用来干什么是人的事情,我们是需要考虑的,这是科学。那么科学的精神,今天没有时间给大家详细的讨论了,我列在这个地方,简单的来讲,六个字,质疑、独立、唯一。大家可能都听说过,我系统的给大家放在这个地方,科学的精神既不是怀疑一切,也不是相信一切。质疑不是怀疑,我遇到很多民科的朋友,他们是怀疑一切,我说你可以质疑,质疑的意思是找出已有的规律,不适用甚至失败的地方,这个是质疑,这是好的。但是你怀疑,要推翻,这个是全面怀疑,不是科学精神的体现。科学的方法给大家简单的总结,逻辑化、定量化、实证化,要符合逻辑,我们能够做推导、计算,一定要通过实证才能够发现科学规律,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了解了科学的方法,如果我们有正确的科学教育,让我们了解了科学方法,我们就具有了逻辑思维的辨别能力。中国的大众普遍缺乏逻辑思维的辨别能力,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不会信谣、传谣,我们也可以识别伪科学,科学方法的教育,对于社会公众,尤其是对于中国,就是我们传统上缺乏科学精神,缺乏科学文化的社会来讲,是很重要的。我们整个的亚洲,因为这是2017年亚洲教育论坛,我们的文化背景是比较类似的,我们的文化基因是比较类似的,中国的问题可能在亚洲的很多地方也是存在的,科学不是起源于亚洲,我觉得在这个会议上讲也是合适的。

我们已经大学或者高中毕业了,失去了受到系统科学教育的机会,这些应该是在中学、小学的时候做的,我们失去了这样的机会。怎么办,我自己做的事情就是亡羊补牢,在座的很多人知道我做了很多科普的活动,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我在大学里面也开设了专门的课程,在国防科技大学开过这样的课程,现在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也开了类似的课程,这门课叫做《科学方法与美学》,我在这个地方说,我的教育目的就是来弥补我们这个问题。我刚才讲了我们从小学、上学开始学习科学知识,但是我们不了解科学是什么,这是我们教育体系里面的问题。通过这个课程,让我的学生们了解科学的起源、目的、精神、方法,这样又可以了解科学道理是什么。将来我还会把这门课程写成一本书,变成了一本教材来做。我在这里面,会讲科学的起源、方法等等这一类的事情,现在我是第一次在大学开这门课,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科学输入中国是近代的事情,因为科学不是产生于中国的,我们从外面输入进来的。在近代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输出,大规模的输出,我们叫做三次科学启蒙。第一次当然我们知道,是五四运动的时候,对中国有着深远的影响。但是那个时候想输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都失败了,为什么,当时中国社会的主要问题、主要矛盾在于民族的存亡。第二次科学启蒙是1956年的时候,政府发起了“向科学进军”,其实现在来看是向技术进军。我们在科学方面也没有特别大的进步。第三次科学启蒙是1978年,文革结束之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明确的由国家领导人提出来,因此就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但是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实际上带来的是科学知识的春天。这是我们认识不同,不断的进步的一种表现,所以三次科学启蒙,推进了中国的进步,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都是不可替代的,但是科学没有在中国扎根。因此今天的科学教育,不能只教科学知识,我们中国需要第四次科学启蒙。这一次的科学启蒙,我认为我们需要正确的科学教育。既要教科学知识,也要教科学史、科学精神和科研方法,这样我们下一代的人具有逻辑思维辨别能力,主动的学习能力,就不会出现之前描述的那样的局面,对于建设创新型的中国是极为重要的。有一些同事特别告诉我,一定要告诉领导和嘉宾,科学教育里面很重要的是物理学教育,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我们的科学起源于天文学和物理学,要讲我们的科学史、科学方法、科学精神,必须从天文史、物理学史来讲。今天我们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一个局面,比如说在浙江省,教育改革使得选考物理的学生大幅度下降。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张力做主旨演讲
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杨念鲁演讲
 
  ç‰¹åˆ«é¸£è°¢
 

版权所有 © 亚洲教育北京论坛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7号国海广场D座1201室
电 话:(010)59706190 传 真:(010)59706618
E-mail: Office@asia-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