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民办教育发展高峰论坛
招待酒会
开幕式
大会主题发言
基础教育分论坛
国际合作分论坛
独立学院分论坛
职业教育分论坛
投融资论坛
闭幕式
 
   大会主题发言
 
上海教科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胡卫先生演讲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同仁,上午好,最近也蛮多的机会来参加这样的论坛,我本人的观点,说是“人云亦云不云,老生常谈不谈”,但是看来民办教育这个问题,不得不人云亦云,不得不老生常谈,我想讲题目就是”中国民办教育需要制度创新”。
    我们知道民办教育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的发展起来的。特别是2002年,中国民办教育促进法颁布以后,中国民办教育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对中国人口大国的崛起,对中国教育大国的崛起,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但是我们知道,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民办教育也出现了整体走弱的现象,我想主要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公办的资源与民争利,一方面是政府扶植的所谓师范校,素质教育实验校,几乎垄断了所有的优质资源,包括我们的师资,好的学生经费,所以使得我们民办教育发展的空间受到了很大的挤压。另外一方面,我们讲民办教育的结构近年来也在发生变化,国有的和优质的公办学校,举办的民办学校数量正在不断的增加,所以使得我们这个纯的民办教育、民办学校出现了日渐受危的这么一个情况。
    第二、我想就是民办学校原有的一些优势正在逐步的丧失。比如说近年来,国家和政府对公办教育投入逐年的增加,使得现在一些沿海城市,包括我在的上海,政府给公办学校的生均经费,已经远远超过了民办学校的收费标准。上海公办学校生均经费达到一万二人民币,小学达到一万三千人民币,中学达到一万四人民币,高中达到一万六,而且是个平均数。中心城区有的是高达二万四的生均经费。另外我想教师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公办学校教师,由于有这个事业编制,加上有比较高的保障和待遇,加上我们现在政府部门的一些政策的推动,使得我们有些民办学校多年来培养的骨干教师,不是被公办学校挖角,就是出现集体大逃亡的情况。
    第三、各种税和费使得民办学校不堪重负,我前段时间有个统计,比较五年以前,我们有些民办学校是租赁闲置校舍,这五年当中的租赁费,我知道北京王志泽董事长跟我讲,幼儿园租赁费,幼儿园政府说高收费,高收费的始作俑者一定程度上,跟政府的费和税的不断提升是有关的,是不是?比五年前上涨了30倍,还要民办学校缴纳企业所得税,当然民办学校这两年问题也不少,所谓叫风波不断,有实力的学校突然倒闭,有举办者卷款跑掉了,也有的学生闹事,这个我想既反映了民办学校运行过程当中存在着种种不规范的问题,更折射出民办教育面临着严峻的生存状态,所以今天我们开这么一个论坛,我想还是要呼吁,我想各种声音会聚起来以后,或许能够对我们政府的宏观决策,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第二个问题我想讲民办教育问题的成因。这些问题当然我想有些是,大部分是民办学校发展过程当中所不可避免,但也有的是中国教育,中国民办教育深层次矛盾长期积累的结果。表现两个方面:
    第一、我认为我们民办教育的指导思想和发展定位不准确。好多人一直认为,民办学校无非就是公办学校的补充嘛,民办学校的作用就是弥补政府公共财政投入的不足,现在我们好多政府部门的官员财大气粗,我们有钱,公共经费对教育的投入增加,公办的资源出现了富余的情况,所以有人认为民办学校没有存在和生存的必要,这个我想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
    第二、我想就是民办学校的制度供给不足,以及民办学校所依存的规范失灵。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我想是政府对民办教育的管理还是滞后的,还是落后的。学校,我们这里有很多校长,要学校办出特色,办出质量,前提就是要学校要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这也是近现代学校出现以后,被无数事实所证明了的,我们知道1810年,德国出现汉堡大学,这个汉堡大学出现以后,当时就提出叫学校自治,学术自由的大学精神,而且直到今天,一直被认为是现代大学制度所赖以立足的基础。我国改革开放以后,至少我们国家也意识到,国家长期包揽办学的弊端,所以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当时就提出了,政府放权和学校自主办学的这么一个指导思想。但是2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教育遗憾的是,还是不断的回到原点,学校还是没有自主权,学校同质化的倾向依然严重,原因之一,我想就是学校缺乏自主权,民办学校我一直感觉难,外人一直感觉他有他的灵活的办学机制,另外一方面,民办学校包括我们民促法,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他没有能够充分的分享,比如说大学的专业设置,现在是要审批,中小学的课程现在是纳入了公办教育的体系,民办学校招生,他没有独立的招生权,高中,大学现在还在朝下延伸,包括初中和小学,包括现在幼儿园,好学校去的人,趋之若鹜,所以幼儿园也都统统纳入到国家的计划,收费现在其赋予了一个天花板,有一个天花板,所以这样的情况下,民办学校无法自主的去配置教育的资源,学校发展的内源动力就是远远的不足,加上我们现在有好多重大的政策缺乏科学的论证,缺乏调查,所以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现象普遍存在,所以这两年民办学校不一样,不能出问题,民办学校一出问题,往往是一家生病,大家吃药。最后的结果呢?叫做一放就乱,一收就死。这我想是一个方面的问题。
    第二、我想就是民办学校的法人性质长期得不到明确。我追溯了一下原因,我国现行的民法通则,对法人的规定很不完善,尤其是对教育体制改革关系重大的、公益性的财团法人和盈利性的,这跟国外来分类社团法人,没有明确规定,我们现在把民办学校叫做民非企业,实际管理当中似同企业对待,一方面你想这是悖论,一方面我们说民办教育是公益性,另外一方面,我们又提出了叫允许合理回报,允许合理回报,02年提到今天,既不具操作性,又得不到政府部门的认可,所以民办教育的所谓性质就变得扑朔迷离,变得在实际当中没有办法操作,所以这样一来,政府的这个做法,这个所作所为,实际是苦了民办学校,苦了教师,苦了对民办教育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这个教师他养老和医疗被纳入到了不同的体系,即便我们民办学校跟教师,跟公办学校缴纳相同的保险的金额,我在上海做过一个测算,同样的设施,同样水平的教师,到退休以后民办学校老师享受到的福利保障,只相当于公立学校的一半。这是一个很本质的问题,这个问题不突破,学校就没有办法来发展。
    第三、当然我们回过头来讲,那么多年的发展,相当一部分,我不能说全部,相当一部分的民办学校,也缺少自主管理和自我监管机制的建立,现在常常听到董事长去做校长,校长大权独揽,没有办法受到监控,事实上中国的校长,我们都到过国外去,今天有好多国外朋友参加这个会,中国校长权利是很大的,所以这还不仅仅是政府职能没有转变的原因,还在于学校内部的运行机制,还不够科学,所以也导致了民办教育发展相对滞后的原因之一。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也结合最近参加的国家中长期的教育发展改革发展的规划纲要,我有这么几个方面的思考。
    第一、我认为要全面的认识民办教育的功能和价值。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比,他事实上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和功能,首先我想我很同意一个校长的发言,教育我们要回归到本源,教育的本源就是为了要培养人,我们讲要唤起人的良知,把自然人培养成一个社会人,现在我们中国整个的教育,追求的目标不是去围绕这个教育本源问题,我们追求的是分数,追求的是升学,恰恰忘掉了教育的本源,所以我认为在民办和公办发展的过程当中,民办学校是责无旁贷的应该要减幅起这样的人,要使得我们的教育回归到我们的本源,培养人,唤起人的良知,培养人的人文精神,培养人的责任心,我想这是我们教育的本源问题。当然我们同时也看到,从选择的角度看,作为增量部分的民办教育,实际上是扩大了教育的供给,提供了学生更多的上学和接受教育的机会,我们有个比较,就是公立系统和民办系统共存的国家,他的高等教育的发展,无论是规模和速度,都要比只有单一的公立教育系统的,包括一些欧洲国家要来得快。
    第二、我们从效率的角度讲,刚刚我们王社长说,我下海,我不是下海,我是做了大量的教育事业,我做的学校我这里可以很自豪的说,质量是最好的,什么道理?民办教育强调投入和产出,民办教育有成本的概念,不像我们有些公立学校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它是不计成本的,民办学校非也。
    第三、我想从公平的角度说,民办教育它有一个功能,前期是满足过度性的教育需求,拾遗补缺,弥补政府公共财政投入不足,但是今天的民办学校,你要生存,你要发展,再强调过度的教育需求,是远远不够的。民办教育的生存,现在是强调差异性的需求,满足老百姓对教育,对学校的特色一种特殊的公共教育所不能满足和提供的需要。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并存的系统,他往往可以推动教育的变革,往往可以通过他们的竞争,使我们的老百姓受益,使我们的教育者得到更好的教育,因为他们有竞争,所以我认为对民办教育的价值和功能不能窄化,不能仅仅停留在弥补政府对教育投入的不足,要有一个全面的一个认识;第二条,我想也是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加快政府职能和政效关系的转型。第一、我想政府要放权,我们现在是一个强势政府,在对学校的管理当中,我们要使得我们的学校真正能够办出特色,办出质量,政府该不管的要尽量的不管,比如说课程,我想你这个民办学校课程教学就不要管得那么多,课程门类教学食宿学校的自主权,校本课程的课程标准学校有自主权,教学内容的选择学校有自主权,娱乐活动的安排学校有自主权,让学校可以独立开展招生,逐步取消收费的天花板,由原来的审批改为备案,我想这些都是赋予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
    第二、我想要改变政府对民办学校的干预方式,这里面我想包括两个重点,一、政府既然你有钱了,特别是一些大城市,政府有钱了,你就要改变对教育的拨款方式,在供给性的教育拨款的基础上,逐步走到按需求拨款,什么叫按需求拨款?就是财政的流向,政府直接把钱交给学校,我不管你学校办得好,还是不好,我把钱直接交给学校,以后我可以把公共财政用教育券的形式支付给学生的家长,让学生家长来选择学校,我想从理论说讲,需求性的财政拨款能够较为直接的反映需求者对教育的需要,有利于有质量的教育公平的推进。第二、我想政府就要变原来的直接管理逐步通过制定法规,提供信息,对民办学校的资助来间接管理民办学校。这是第二条。
    第三条,我想要建立和完善民办学校的法人治理制度,形成决策权、执行权和监督权的分离。现在有好多说法,现代学校制度,学校法人治理结构,我们把它简单的说,学校你要办好,纵向权利要下放,横向和学校的利益相关的行为主体要能够参与学校的管理,我想这个重点就是两个方面,所以董事会,我认为董事会或理事会他是一个决策,校长是执行董事会决议的机构,监事会是独立于董事会对董事会的成员的决策进行监督的机构,他的目的是防止董事会成员行为的释放,这个基础上,我们还有学生的权利怎么保障,教师的权利怎么保障,本来我要展开说的,涉及到遴选评价,涉及到教师的责任,涉及到我们教师作为一个人在岗位上体面生活的权利等等,看来是讲不完了,王旭东主持人对我要警告了。
    最后我想,还有两个观点,一个就是盈利性和非盈利性教育机构的区分,最近这也是有很大争议,现在我们有一部分领导同志,我在参加中长期发展规划当中提出,要区分盈利性和非盈利性,我也做了些研究,我感觉这个要慎重,特别在现在阶段,我们要做一个过渡性制度安排,而不是一步到位,区分盈利和非盈利,这会对中国民办教育形成很大的损失。
    最后一个我本来想讲一下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形成所谓合作伙伴的关系。这个依据就在于,教育权,包括所谓的所有权,包括所谓的管理权,包括所谓的投资权,这三权可以互相的分开,任何一个权利的改变,不影响其他两方面权利性质的变化。所以由此我这个社会力量,个人、民营企业可以投资学校,但是不见得要改变所有权的形式,也不需要给民办学校的投资者给他更多的教育的控制权。反过来说,民办学校的投资者他去管理和经营学校,也不见得要改变学校的所有权和改变学校的投资权,彼此可以有很多的变化和组合,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认为中国民办教育,要走出一个新的天地,这些方面需要进一步的制度创新。总之民办教育发展到了一个关键期,我们也呼吁,我们政府的有关领导,各级政府的职能部门,在今天的情况下,特别是在金融危机到来的情况下,要苦民办学校所苦,要到民办学校到教育实践第一线去进行调查研究,把民办学校发生的问题,我们要好好的加以研究,通过我们教育部在推进的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的制定,最后突破瓶颈问题,从制度创新的角度,为民办教育的发展提供更好的生存发展的空间。谢谢大家!


 

<返回>
 
 


版权所有 © 亚洲教育北京论坛 京ICP备1300519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384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7号国海广场D座1211室
电话:(010)59706190 传真:(010)59706618 E-mail: Office@asia-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