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民办教育发展高峰论坛
招待酒会
开幕式
大会主题发言
基础教育分论坛
国际合作分论坛
独立学院分论坛
职业教育分论坛
投融资论坛
闭幕式
 
   闭幕式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亚太地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联合会主席,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致闭幕词

    各位代表,各位来宾,大家中午好!这次我们的论坛即将结束,在论坛期间,大家就中国民办教育发展中所取得的成就、经验、特点、问题、对策都进行了广泛的研讨,肯定这个成果对于进一步推进我国民办教育的发展会有重要的促进的作用。
    我们国家的民办教育发展到现在,已经按照我们现在讨论的估价就是以政府办学为主体,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共同发展的格局正在形成。也就是说不是没有形成,也不是已经形成,我们是说正在形成,下一个阶段,我们正在制定《中国教育的改革与发展的中长期的规划纲要》。在这个纲要的制定过程中,民办教育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民办教育在今后到2020年间的这个发展,受到了我们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关注,特别提出在制定纲要过程中,要关注到我们现在社会关注的教育发展的热点问题。举例子的时候,哪一个领导同志都举到了民办教育。
    在现在进一步推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时候,大家提出了许多这样和那样的问题,这样和那样的问题的进一步的解决,实际上归根结底可能有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是摆在我们面前必须要进行讨论的,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主要就是对于解决我们当前提出的这样的一些困难的问题,关键在哪里,哪一个是最根本的关系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当前在讨论过程中,主要出现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我们当前主要还是要继续坚持贯彻民办教育促进法有关民办教育的性质和分类的界定,那就是我们的民办教育都是公益性的事业,但是由于中国的国情,在当初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的时候,遇见的一个突出的矛盾就是教育的公益性和我们投资的盈利性之间的碰撞。在中国一个现实状况之下,我们当时没有存在着那么多的大的企业集团可以来免费的通过捐赠举办学校,因此需要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到我们的这个教育的事业当中来。所以就采取了一个妥协的办法,那就是把教育定为公益性事业,但同时对于民办教育的举办者投资兴办教育给予鼓励,这个鼓励是以合理回报的形式出现的。所以当时明确合理回报并不作为盈利,而作为一种鼓励,这是考虑了当时中国的国情。
    发展到今天,情况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一方面就是当初以滚动发展为主,或者以低投入发展为主的这样一些学校现在已经经过优胜劣汰形成了比较大的规模,原来他们每年所能增加的收入都要投进到学校的滚动发展当中去,现在可以有一部分收入考虑为投资者的盈利了,所这种背景之下,投资人或者说出资人,就产生了对于取得更合理的回报,和取得产权的要求。而且现在出现了大量的我们国内的企业界和国外的企业界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对于我们民办教育的投资,我们民办教育界也开始了融资或者是并购。这些做法我们在这次的论坛当中也进行了讨论。实际上这些讨论归根结底涉及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这样的融资,这样的产权转让合法不合法?这就出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这种活动大家都在做着,因为没有提到日程来审查这种行为。因此在现在就提出来了,就出现了这样几种意见,一种意见就是继续坚持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做法,全面的落实民办教育促进法的相关政策,无论是对于要求取得合理回报的和不要求取得合理回报的各项的税收的优惠政策,土地的优惠政策,以及取得合理回报的具体办法要进一步落实,通过落实这个法律,来推动民办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它的优点就在于和我们现行法律完全衔接。但是它的问题就在于,产权还是难以明晰。从而引发出一系列的比如说法人地位问题,税收优惠政策问题,退出机制问题,风险管理问题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跟着就都产生了。
    第二种意见,就建议修改教育法。关于学校教育不得以盈利的条款,修改民办教育促进法,把学校分为经营性的学校和非经营性学校两类,分类管理,非经营性学校完全按照公办学校的待遇,享受公办学校的优惠政策,经营性的学校就按照经营性来管理,这样的一种意见,它的优点就在于,可以明晰产权了,那就是经营性的学校的产权就属于出资人的,他按照规定可以盈利,也可以按照规定来交税,分成两类管理的话,我们现在提它的优点就在于,我们现在提出来的一系列的问题,他属于什么法人,他的退出怎么办,他的转让怎么办,他的产权关系怎么办,他的盈利怎么办,这些问题全都可以解决得很清楚了。当然他也有问题,问题就是说,需要修改两部法,一个是修改教育法,一个要修改民办教育法,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当前中国的社会文化对于接受盈利性教育的这种观念的话,可能也需要有一个调整过程,这是第二种意见。
    当然在这种意见过程当中也出现第三种意见,特别是在近几个月来,第三种意见可能在他们写成文章在很多重要的刊物上也发表了。这种意见就是觉得在基础教育和义务教育领域里面,民办教育可以退出,或者举办这样的教育,由政府采购,由政府来购买服务,然后民办教育的发展方向,可以在其他领域,当然包括高等教育领域和培训领域等等,在其他领域去适合民办教育发展的领域去发展,这也是最近一部分人的主张。但是涉及到一个深层次问题的主要是前两种主张的碰撞,或者说关键问题就在于民办教育是不是要分成经营性和非经营性两类来分类管理。
    我想这个深层次的问题是现在制定2020年中长期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涉及到民办教育部分当中最突出的矛盾就在这个问题上,现在两种意见都有许多同志来支持,都有人支持,这样的一个方案,最终在纲要起草完毕之后,要向全社会公布,征求全社会的意见,所以作为各位,这次论坛的参加者,和希望大家关注我们除了在论坛过程当中提出的许许多多的表面的问题之外,和许许多多的我们的投资的策略问题之外,大家要深一步想到这是一个涉及到其他所有问题的一个最深层次的问题,也希望就这个问题,大家进一步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们国家的原来的副委员长著名的教育家成思危先生曾经讲过,中国的教育就好像使一只鸟,他要有两个翅膀,一个翅膀是普通教育,一个翅膀是职业教育,他要有两条腿,一条腿是公办教育,一条腿是民办教育,只有两个翅膀都健壮才能飞得高,只有两条腿都健壮才能跑得快,中国的教育要想跑得快,必须是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共同发展,我想成思危委员长的这样一个分析,肯定对中国教育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指导的意见,因此中国的民办教育肯定会有光辉的前景的。
    祝我们在座的同志们,为共同争取这样一个光辉的前景,更早的到来,而共同的努力,好,谢谢大家!

 

<返回>
 
 


版权所有 © 亚洲教育北京论坛 京ICP备1300519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384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7号国海广场D座1201室
电话:(010)59706190 传真:(010)59706618 E-mail: Office@asia-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