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活动背景 关于年会 年会日程 与会嘉宾 合作计划 展位招商 图文报道 关于我们 参会指南 魅力成都 English
图文报道
开幕式暨全体大会
生态教育与可持续发展论坛(上)
早期教育国际论坛--多元文化与早期教育
民办教育可持续发展论坛--培训市场的多元化需求与供给
艺术教育与文化发展--传承与创新
生态教育与可持续发展论坛(下)
传媒教育力量论坛--面临新媒体挑战的传媒教育
晚宴
闭幕式
参观盐道街中学
参观盐道街小学
参观金苹果幼儿园
参观熊猫基地
花絮
 
图文报道 > 生态教育与可持续发展论坛(下)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杜文棠参与交流互动

  

      我写了一个简单的稿子,刚才大家都讲得非常好,给我一些启发。张先生讲的实际上是环保教育工作者、生态文明的建设者所具备的精神,实际上也是中华民族振兴中华需要具备的一个精神,是很崇高的一个精神。徐州工程学院的院长讲得很好,他们做得也很好,但是我想说一点,我们这个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很平衡,就专家学者这个层面上,我们达到了可以和国际同步的一个水平,我们参加国家会议专家学者的认识并不低于国际水平,但是我们就全国而言,不应该估计得太乐观,这样对我们没有好处。我们整个就全国而言,还基本上没有完全克服掩盖污染,偷偷的污染,环保人士搞生态文明被认为是和政府作对,和企业作对,挑毛病,这样的人甚至还受到一些陷害,这样来估计才能够制订相应的政策。否则今天的会议我们讲得非常好,我们国家跟先进国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生态建设的文明并不严重,实际上是非常严重的。历来我们有一个观念,张先生讲的有人主张社会主义没有污染,资本主义才有污染,社会主义是最崇高最纯洁最干净的东西,怎么回有污染的?我也可以举很多例子,文革期间罗马尼亚派了一个代表团到石景山。当时我们国家是孤立的,只有一两个国家和我们交好。来了之后提意见,实际上希望别人表扬,在毛泽东思想照耀之下我们生产如何如何好,别人提了一点意见,说别的都很好,但是工厂的噪音大了一点,对工人健康没有考虑到。这个工厂革委会主任断然谢绝说,我们中国的无产阶级就喜欢这样的乐音,这样的例子多的很,因为时间的关系,不允许我多讲。

    我参加了一天多的会议,从大家的发言中学到了不少的知识,感受到大家对国家的前途、人民的生存条件存在着深深的关怀和忧虑。现在已经没有人像前几年那样说的,我们到处莺歌燕舞,说这些诗意的辞藻来粉饰太平,已经没有了,说这套已经不行了,这是自欺欺人。我想承认现实,面对现实,客观的分析现实,采取切实的步骤,首先要检查我们自身几十年来的作为。哪些做对了,哪些没有做对,这样才能够找到一个解困脱围的方法和导论,我认为如果我们全民的认识到了这一步,我们就实现了一个伟大的转折,走入新一个健康发展的道路。

    自从德国的学者,恩斯特.海克尔这个人提出生态学的观念后,过了一百五六十年的过程,由于科学技术在二十世纪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增强的人类影响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有了这样强大的手段,因此人们产生了一种科学万能的思想。只要有科学我什么都能做,迷信自身的力量。另外科学和技术给人们带来的种种便利和方便,就像马克思讲的,有了物质以后,有了自己的发展欲望,人们产生了高消费,人们越来越不满足,人的私欲得到膨胀,这也叫做享乐主义。这两方面通过市场的需求矛盾增加了社会需求,因此能源消耗是越来越大,我们消耗了现在全世界的一半多的石油。废物越积越多,环境破坏越来越严重,我们的能源依靠外国,如果我们能源产生问题,我们的生产要停摆,我们的汽车要在路上停着,飞机在天上要下来。因此国家的负担越来越重,所以要有危机意识,而整个大自然越来越不堪重负,大自然遭到了掠夺式的索取。中国传统讲竭泽而渔,我们的海洋捕捞已经到了这一步,拉网拉过去一条鱼都没有,不要说后代,我们这一代人就生存不下去了。终于到了今天,整个自然从不堪重负的呻吟到暴怒,你想想看这个天气自然反常向社会反扑过来了,我们的水是有毒的,空气也有是有毒的,出现了致癌还有男女不育,你别看人口有十三亿,突然人们不生孩子了,中华民族还会有吗?我们的民族问题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所以人类自身也面临着生死存亡,为了走出困境,求得继续生存发展,提出了可持续科学发展的号召。我们生态联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面,相应时代的召唤应运而生发展壮大,生态教育我个人认为是科学里面有机的组成部分,教育不可能脱离社会的发展而独自发展,社会不发展,教育不可能发展,培养人靠什么?靠教育。人培养出来是推动社会的进步,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社会,人的全面发展是整个社会进步的出发点和归宿,满清的制度培养了奴才为统治者看家护院,维护他的江山。文革中那些以打砸抢为光荣的革命使命的红卫兵造反派,也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反科学反人类的意识型的产物,因此只有用生态文明的学术知识武装人民,首先教育我们的干部这样做,我们的社会主义才能进步,

    中华传统文化当中有很多清醒的人有很睿智的认识。老子说道法自然,而自然本身的规律是什么呢?就是生生不息和谐共生,大舜为什么把鲧杀了,因为他不懂规矩,老百姓活不下去了,舜就把鲧杀了,结果他认识到了水向低处流,解决了水入大海的问题。中国人有人定胜天,天定胜人的长期争论,但是我认为大自然的规律不可违抗,因此天定胜人。人如果依靠规律,尊重规律,局部的进行改造叫人定胜天,这两个并不矛盾,承认天定胜人并不是无所作为。

    近年来出现了历史虚无主义相对立民粹主义,认为中国自古什么都好,什么都有,这个是不对的。我们从晚清以后的失败,我们东方人宏观的辩证思考和西方的缜密的科学推论和研究这两个不是对立的。只有互相结合,我们的社会才能发展。搞生态文明的朋友,应该具有很高的德行和很高的知识水准,这样才能提出济世的良方。

徐州工程学院院长韩宝平发表演讲
大连理工大学生态规划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武春友参与交流互动
 




























 

版权所有 © 亚洲教育北京论坛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7号国海广场D座1201室
电 话:(010)59706190 传 真:(010)59706618 E-mail: Office@asia-e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