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活动背景 关于年会 年会日程 与会嘉宾 已确认参会嘉宾名单 合作计划 图文报道 关于我们 参会指南 English
图文报道
 
分论坛三:亚洲职业教育论坛—职业教育培训如何更加有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副主任王力先生发言

 

    谢谢各位,今天呢非常高兴有机会来到成都,我今天做的题目和前面两位讲的不太一样,我可能更多关注于农村,关注于农民关注于农村地方的发展。由于今天有一些国外代表,所以我们PPT是用英文来做的,我的讲演是用汉语来完成的,这个题目它实际上是我们刚才两位讲演代表讲的一些职业教育,这个题目我觉得应该叫TVET是职业技术教育,这个教育当中,当然了它有很多的强调的重点,一个就是强调所谓的就业率的问题,这个教育的最终的是一个就业率,而我们现在讲的题目是抛开了我们大家所关心的问题,我们强调了一个提出一个全民的技能,而这个东西我们所关注的就是说,被遗忘的,可能被遗忘的那些农村的那些弱势的群体,他们在随着工业化和社会化的进程当中,他们要离开农村走向城市,不单单是需要职业技能,还有很多情感啊很多,这是我们想做的这么一件事,这个里面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技能的开发,这种强调的话,来对于农村,特别是发展的国家,农村地区的发展,做出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事,这里边我想我并没有排斥这种专业职业技能,应该更宽泛一些。

    这个项目是从今年开始的是为期6年的一个项目,这个背景我不想再介绍了,我们不再过多的讲这些背景。那么城市化,或者说是工业化,一定要带给农村一个巨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过去我们所关注的,中文讲叫农村发展,在2000年开始我们写了一个报告,我们就把所有的农村发展,把它变成了我们最先的叫做农村转型,这种转型我们希望的这种转型就是未来的农村地区的,它的情况就是有点像我们将来有些田园的风光那种。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希望这种农村转型当中,人的变化应该是一个起主要作用的。这种城市化它会给人带来很多困惑。通过给一些人的增加他们的能力,通过这种技能的开发,给他们赋予一种能力。最终的目的就是提高农村人民农村人口的他们的那种各方面的技能,这是我们当年的题目已经做到的。

    我们现在提到的是技能开发,应该是教科文组织职能技能发展的未来的一个方向的推动力。

    这里边它的背景就实际上,是公布了全民教育的6项目标,我们是希望这个活动和这6项目标的其中两项目标是一致的,它的目标三就是关于职业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我们当时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希望能够根据这6项目标完成我们的任务,这里面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这样的,能够通过我们这个项目,通过我们在国家层面,在地区层面,亚太地区在国家层次,以及在社会的层面,能够尽可能的通过政策的方面的影响,来对于这种成年人,对于年轻人和成年人,他们的技能发展和技能的要求做出我们的贡献,第二点就是说能够加强,关于经济和生活的人口方面的找到他这种机制,能够加强他们这种机制。

    第三个就是通过这种规划、管理等等来对于农村的转型,这方面的人的能力的改变和能力的提高做一些事情。这次我带来一本书,这本书的英文版作为那次大会的唯一重要出版物,在会议上也是散发了一下,当时总干事跟我讲了两句话,他说这本书是本次大会最重要的出版物,这本书也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出版物,农村转型跟农村发展完全不一样的,是更进一步,更深化的东西。

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政府合建的机构,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发展国家和非洲的国家发展,南亚,很多人去过这些国家,他们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希望能够在失学的情况下,能够补充他们

作为一个生存的必要的生存技能发展技能,当然了、有可能的话,一定的职业技能,当然我们强调的不是学校的职业技能。

    第二这种国家处于弱势的妇女群体,她们受到文化的传统的民族的东西,她们丧失了很多受学的机会,我们通过这个项目让她们有自学的条件。

    这里边的话,项目的实施有一个不太复杂的一个标志,像其他的项目我带来一些资料给大家,下面我们交流。总之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的开发,在中国在非洲,能够更加广泛的把这种技能和我们人结合起来。很多国家我发现一个问题,城市化工业化的进程当中,上级城市对农村的人口流动是排斥的,不是在政策和思想上排斥,本身他们离开了他们赖以生存的那些条件,进入到新的环境当中去,这个新的环境当中,他不具备在新的环境当中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技能,所以很多国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困惑。不单单是中国这样,很多南亚非洲都是这样,包括有些国家好像跟我们20、30年前的中国是一样的,到处都是工地,实际上这里面存在很多问题,他们本身来讲,很多技能他们缺失,这样他们心理上的问题,包括他们生存都有问题。所以希望我们能做一些事,我们希望能深入他们的社区学习中心,在中国我们叫农村城市夜校,总之我们是直接落到这个地方,真正的受益者是它的这些弱势群体。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讲那么具体,我带了几本小册。

    最终希望有一个Impact,这种以知识为基础的这种生活的条件改善,也就是常说的找到一个有尊严的工作,能获得一个有尊严的工作,能有一个有尊严的生活,这个刚才最早陈司长讲的,如果说我们普通工人的工资,在很多国家跟大学的讲师差不多,或者比他还高的,像欧美发达国家,这个方面的和谐还是产生了。

    这个项目的受益者有两种,我列了两类,一个是这个项目的直接受益群体和间接受益群体,这个我讲的就是一个中心的项目,下面花两分钟把我们这个机构做一个介绍,这个机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4年和中国政府建立的机构,现在这种机构很多了,94年的时候只有4个,一个在法国的巴黎,一个在瑞士,第三个是在德国,第四个就是我们这个联合国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希望通过这个中心的建立,也为其他发展中的国家,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农民能够分享中心的建立,那么这个中心建立以后,我们和大学做一些纯的这种理论性研究,一些机制的研究,我们和一些政府机关,对于这个信息、资料,以及文件的共享,我们和这些教师培训机构做一些实用的研究。我们做TVET是从94年开始的。我们当时就非常重视关于学生学习的中心的,关于有效的教学的方式,关于重视文化,很多国家有不同的文化,教室以外的学习,以及生存能力,我们合作单位是联合国各个国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的总部,我们和它的地区办事处,我们UNESCO非洲建立研究所提供了70万美元的中国政府的援助项目,中国这过去的10年是我们的教育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社区中心这种生存技能,这种脱贫了,以及学习社会,还有目前来讲的教育的教育质量,这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

    好、谢谢大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产学合作理事会理事长查建中先生发言
成都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贺继明先生发言
 























 

版权所有 © 亚洲教育北京论坛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7号国海广场D座1211室
电话:(010)59706190 传真:(010)59706618 E-mail: Office@asia-edu.org